樂都城倫敦人民幣業務最新進展_樂都城

  倫敦人民幣離岸信貸市場

  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立場。若內容涉及投資建議,僅供參考勿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五、倫敦人民幣離岸債券市場

  2019年4月17日,《倫敦人民幣業務季報》[1]第三期發布,此時適逢中國債券被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報告首次系統完整地介紹了人民幣離岸與在岸債券市場。為便于市場了解此報告內容,本文對其重要章節進行了摘譯。

  2018年,中英雙邊貨物貿易跨境人民幣收支約為1005億元人民幣,約占同期人民幣跨境收支總額的27%。

  可以預期的是,隨著人民幣資產在倫敦上市、交易和境外投資者投資規模的持續擴大,以及滬倫通和其他金融合作項目的推出,倫敦及在倫敦的人民幣清算行將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倫敦人民幣離岸債券市場

  倫敦人民幣離岸市場清算

  境外投資者如何投資銀行間債券市場

  因此,人民幣離岸市場資金池的大小對于確定點心債券市場的體量起著重要作用。離岸市場的人民幣存款規模在2014年達到1萬億元人民幣的峰值,與點心債券發行規模的歷史峰值完美契合。

  從長遠來看,點心債券市場可能會遵循歐洲美元市場的發展路徑。歐洲美元市場起源于20世紀60年代的倫敦,旨在促進美元在不同時區和地區的國際貿易及投資中使用。該市場允許以美元計價的債券由非美國實體在美國境外發行,并由外國投資者持有,因其具備高度的靈活性及在稅收、法律和監管框架方面的友好性,而被證明非常具有吸引力。

  2019年2月,倫敦人民幣離岸市場的人民幣交易量占比環比略有上升。EBS的交易數據顯示,2月EMEA交易時段的人民幣現貨交易量占比為29%,環比增長1%。具體來看,亞洲、EMEA和美洲交易時段的交易量分別占離岸市場人民幣現貨交易總量的63%、29%和8%,而上個月交易量占比分別為64%、28%和8%,一年前的占比分別為55%、34%和10%。

  2018年,倫敦人民幣離岸市場的人民幣清算總額超過10萬億元,同比增長13.77%。2019年2月的日均清算量為313.7億元人民幣。

  2018年11月至2019年2月底,離岸市場上美元/人民幣的即期匯率平均為6.8481,在岸市場上美元/人民幣的即期匯率為6.8467。兩者之間的價差縮小至14BP,而上一期季報的上述價差為59BP。在本報告期內,特別是從2019年初開始,人民幣匯率在離岸市場和在岸市場的表現均較為強勁。由于中國政府承諾通過減稅和金融政策支持中小企業,進一步開放國內資本市場并推動實體經濟發展,中國資本市場的資產(包括股票和債券)對于投資者,尤其是境外投資者更具吸引力。

  2019年2月,盡管中英之間跨境人民幣收支受到中國農歷新年的影響,但總體規模仍保持增長。中英跨境人民幣收支總額約為299億元人民幣,環比增長5.2%,同比增長48.3%。

  彭博的數據顯示,2018年全球發行的點心債券達到近2600億元人民幣(折合390億美元)。這一規模盡管仍低于2014年的峰值,但與2017年相比,發行量增長了54%。

  八、中英人民幣跨境結算

  市場普遍認為,這種變化要歸因于自2014年底以來出現的人民幣貶值預期。另一種普遍的觀點是,隨著熊貓債券市場(外國公司發行的在岸人民幣債券)的發展,點心債券將逐漸消失。熊貓債券一直被認為是點心債券的直接競爭對手,但實際上,這兩種債券的發行并未顯示出替代效應,而是保持高度一致。

  近年來,中國債券市場在全球引起廣泛關注。其中一個關鍵原因是高收益率,另一個原因是違約率相對較低。截至2018年底,中國債券市場整體違約率為0.8%,遠低于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率1.89%,也低于全球債券市場的平均違約率。截至2018年底,已有來自44個國家的1186家境外投資者獲準進入銀行間債券市場,同比增加了380家。直接入市仍然是境外投資者進入銀行間債券市場的主要渠道。境外投資者主要投資于中國政府債券和政策性銀行債券,其持有債券規模達到1.8萬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46%。(本文由中央結算公司李紫菡、杜澤夏摘譯)

  2019年2月,在EBS[2]所有人民幣離岸外匯市場現貨交易中,約有29%發生在EMEA[3]交易時段,環比下降1個百分點。2018年第四季度,倫敦人民幣離岸外匯市場日均交易量為767億英鎊,環比略微下降1.75%,同比增長44.8%。

  2019年2月,倫敦證券交易所新上市三只點心債券,總發行規模為6.4億元人民幣,平均票面利率為3.55%。截至2019年2月末,有113只點心債券在倫敦證券交易所上市,總規模為328.5億元人民幣,平均票面利率為4.53%。2018年倫敦點心債券市場比上一年更為活躍。2018年新發點心債券數量同比增加32只,發行規模同比增加約91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超過260%。

  交易量:2018年,銀行間債券市場交易量約占全市場的79.72%(908.95萬億元人民幣),上交所和深交所的債券交易量約占20.27%(231.07萬億元人民幣),商業銀行柜臺市場交易量占0.01%(1320.2億元人民幣)。

  2019年2月,倫敦人民幣離岸市場的人民幣清算總額為5020億元人民幣,日均清算量為313.7億元人民幣,2月累計交易筆數達到6722筆。2018年,該市場的人民幣清算總額超過10萬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3.77%。

  四、倫敦人民幣離岸外匯市場

  十、行業動態——點心債券市場:近期發展和未來展望[4]

樂都城手機站  六、倫敦人民幣離岸信貸市場

  中國加大了進一步開放債券市場的力度。自2017年6月以來,外國投資者持有的中國債券規模翻了一倍多,到2019年1月底達到1.75萬億元人民幣。與發達經濟體市場相比,中國債券市場的外國投資者持有量仍然很小,但預計將繼續快速增長。隨著中國債券被全面納入全球綜合指數,中國債券市場將變得越來越有吸引力,預計將進一步吸引1.919萬億元人民幣(折合2860億美元)的投資。

  英國離岸人民幣中心的排名

  2018年,中英人民幣跨境結算總額為3770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09%。

  倫敦人民幣業務最新進展 ——《倫敦人民幣業務季報》第三期摘譯

  這表明國際發行人認為該市場仍然是一個有吸引力的市場,投資者依賴這種穩健的、以國際標準為基礎而緊密連接的金融基礎設施,并以此獲得點心債券交易的便利性。

  倫敦證券交易所認為,點心債券與中國國內市場有著內在的聯系。作為補充資金來源,點心債券為國際發行人和投資者提供了選擇和靈活性,以滿足每筆交易的個性化需求。隨著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持續及人民幣成為真正的全球貨幣,我們預計這兩個市場將繼續共同發展。

  自2014年以來,全球點心債券發行量出現明顯下降趨勢,2017年發行量僅為峰值的30%左右。

  2018年11月至2019年2月,人民幣在岸市場利率相當穩定,人民幣離岸市場利率相對波動。人民幣離岸市場7天期人民幣利率出現下行趨勢。人民幣離岸市場流動性放松主要受在岸市場貨幣政策的影響,即2018年10月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下調的影響。2019年2月13日,離岸市場所有期限不到一年的美元/人民幣遠期匯率點數均為負值,甚至低于在岸市場的遠期匯率點數,這意味著人民幣離岸市場的流動性比在岸市場更加寬松。

  2018年第四季度,倫敦人民幣離岸信貸市場的人民幣存款規模趨于穩定,貸款規模下降。2018年第四季度末的人民幣存款余額為562億元,環比增長0.72%,同比下降10.24%。截至2018年第四季度末,人民幣貸款余額為492.2億元,環比及同比分別下降12.25%和13.83%。

  SWIFT稱,2019年1月,人民幣作為國內和國際支付貨幣(客戶發起和機構支付)的份額為2.15%,略高于上個月。人民幣在全球支付貨幣中排名第五,與2018年12月相同,與2017年1月相比上升了一位。2019年1月,人民幣業務交易量排名前三的全球離岸市場分別是英國、中國香港和美國。

  點心債市場的未來是什么?

  2018年第四季度,倫敦人民幣離岸外匯市場的人民幣日均交易量為767億英鎊,環比略微下降1.75%,同比增長44.8%。從對手方分布來看,英國存款公司的日均交易量為168億英鎊,占比為21.9%;非居民存款公司的日均交易量為209億英鎊,占比為27.2%;其他金融機構的交易量為390億英鎊,占比為50.9%。

  同時,我們預計點心債市場將繼續支持人民幣國際化。例如,“一帶一路”倡議將顯著增加以人民幣作為支付和交易貨幣的機會,由此帶來人民幣離岸市場存款規模的持續增加。此外,“一帶一路”基礎設施項目將有巨大的人民幣融資需求,而且會超出中國的預期支持規模。而國際資本市場,包括點心債券市場,可以作為潛在的資金來源用以彌補這一差額。在傳統意義上,倫敦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發行人籌集資金的首選目的地,因此倫敦很有可能從這個機會中獲益。

  市場規模:2018年,中國債券市場規模達到86.4萬億元人民幣。國際清算銀行2018年第三季度的統計數據顯示,中國債券市場是世界第三大債券市場(12.42萬億美元),緊隨美國(40.72萬億美元)和日本(12.62萬億美元)之后。

  九、倫敦人民幣離岸市場的國際地位

  許多人認為,此前曾瀕臨消失、無法與中國蓬勃發展和日益增長的在岸市場相競爭的點心債券市場現在可能正在復興。

  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的對外開放符合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目前,幾乎所有類型的離岸金融機構都有資格參與銀行間債券市場,而且銀行間債券市場的大部分金融工具都對境外參與者開放。境外參與者沒有配額限制,并且申請和監管流程已極大簡化。

  倫敦人民幣離岸外匯市場

  2018年,倫敦點心債券市場比上一年更為活躍。截至2019年2月,共有113只點心債券在倫敦證券交易所上市,總規模為328.5億元人民幣,平均票面利率為4.53%。

  在離岸市場人民幣交易量排名方面, 2019年1月英國排名第一,占比為36.68%,略高于上月。

  投資銀行間債券市場有兩個主要渠道:(1)直接入市渠道,包括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和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2)“債券通”。2018年,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成功與彭博(Bloomberg)連接,使這兩個渠道入市的境外投資者均可以直接通過彭博終端進行交易。根據目前的統計數據,許多大型機構投資者和主權財富基金通過直接入市參與銀行間債券市場(占現有銀行間債券市場境外投資者的80%),而私募投資者選擇通過“債券通”進入。

  截至2018年底,倫敦人民幣離岸信貸市場的人民幣存款總額為562億元,環比增長0.72%,同比下降10.24%。倫敦人民幣離岸信貸市場的人民幣貸款余額為492億元,環比及同比分別下降12.25%和13.83%。

  自2018年12月《倫敦人民幣業務季報》第二期發布以來,人民幣對主要貨幣匯率一直走強。市場對人民幣匯率的預期穩定。

  十一、行業動態——中國債券市場[5]

  在債券配售方面,關鍵的決策驅動因素是投資者需求。有證據表明,發行人在選擇幣種時比投資者更為靈活,并傾向于為希望投資某種貨幣(如離岸人民幣)的特定投資者群體量身定制交易,然后將收益兌換回本國貨幣。投資者通過持有離岸人民幣資產來獲得風險分散的好處。

  點心債券市場的驅動力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